交通信号设计如何更人性化? - 技术支持 - 郑州亿路通交通标牌公司15503714586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支持

电话:15503714586
电话:13140056386
座机:0371-62657765
联系人:郭经理
邮箱:420616010@qq.com
地址:郑州市华南城广告材料市场8A区首二层3-239至240号
交通信号设计如何更人性化?
点击:21310次    发布时间:2018-01-22




同济大学的专家也表示,目前的交通信号设计中确实还存在诸多有待改进之处。
现场目击
一个红灯要等2分10秒
昨天下午3点50分左右,在华山路太平洋百货侧门、靠近地铁徐家汇站15号出口处,10分钟不到的时间内,竟有10多名行人不顾汹涌车流,越过华山路上的隔离护栏横穿马路。在附近上班的石先生告诉记者,这里路中间的护栏原本都有铁链相连,开始只是少数大胆的人跨过铁链,可走的人多了,竟然连铁链都不见了。“走到虹桥路华山路口虽然不算远,但那个红绿灯等待时间实在太长,而大家又不喜欢往地下通道走,看见有人从这里穿马路,便都效仿起来。”石先生坦言,自己也会这么走。
下午4点20分左右,记者在虹桥路加华广场附近看到,原本为了方便行人横穿虹桥路设置的红绿灯,却成了闯红灯的重灾区,短短十分钟内,竟有20多人成群结队闯红灯,一位接孩子放学的老爷爷甚至拉着小孩躲闪车流,十分危险。而症结则在于等待时间太长。记者大概计算了一下,横穿虹桥路的绿灯时长约25秒,这就意味着,行人需加快脚步才能通过这条双向四车道的大路。而为了这个半分钟都不到的绿灯,行人必须等待2分10秒左右的红灯。
此外,记者在中山西路虹桥路口发现,横穿虹桥路的绿灯时间仅约40秒,而穿过中山西路的绿灯时间则有1分20秒左右。附近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这个穿过虹桥路的绿灯通行时间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偏短,40秒几乎正好走完这段路程,而有些并非在绿灯刚亮时起步的行人看到读秒,只能一路小跑。
市民吐槽
左转车不让道行人“被闯红灯”             公司官网:www.zzylt.cn
除等待时间太长、绕路等原因外,不少市民也经常“被闯红灯”。
在万体馆附近上班的市民“countsmoney”说,在漕溪北路飞洲国际大厦一侧的红绿灯,行人和非机动车永远过不去,往往走到一半眼睁睁看着信号灯由绿转红。而“被闯红灯”的原因就是由零陵路左转弯进入漕溪北路往徐家汇方向的车辆太多,“小转弯车不肯让行人,绿灯也过不去。”
此外,天钥桥路辛耕路口虽然有横道线,但直行的车辆大多不买账。在附近上班的白领表示,即便走在横道线上,也只得左突右闪“以命相搏”。眼看横道线不发挥作用,过街天桥又在近百米外,不少行人索性乱穿马路。
专家说法
“设计出来的事故”不可忽视
谈到“中国式过马路”,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李克平教授认为,行人闯红灯肯定不对,但是不得不说,目前的交通信号系统在设计方面和管理方面都存在不少问题和漏洞。最常见的一个漏洞就是绿灯闪烁(简称绿闪)究竟代表什么意思?是提醒正在过马路的行人快步走,还是示意仍在人行道上还没有开始过马路的人不要走?李克平表示,能够说清楚这个问题的人不多——因为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对绿闪代表什么含义压根就没有界定。
另外一个问题是,如果要求行人红灯停、绿灯行,前提是要确保行人在绿灯时过马路是安全的,但目前的情况下,行人即使在绿灯的情况下过马路也不一定就是安全的:左转车辆、右转车辆都可能开来,而且因为视角的关系,威胁比正面开来的车辆更大。“这种交通事故是设计出来的。”
还有一个等待过街的时间问题。李克平介绍说,发达国家的信号设计中都有明确规定,等待时间最长是多少秒,比如德国的规定是60秒,而我国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标准,这就导致了很多红灯时间偏长。
原因分析
规划设计与控制管理脱节
李克平分析说,造成这些漏洞和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缺乏必要的设计规范,例如信号灯设计中红绿灯的时长分别为多少,目前尚无明确标准。同时,由于多头管理造成的规划设计和控制管理之间的脱节,也是造成漏洞的原因之一。李克平举例说,很多宽达四五十米甚至七八十米的道路需要在在马路中间设置一个安全岛,这样人行时间就可以缩短一半。但是,安全岛的设置需要在道路规划时就加入,否则既使现场有交警也无能为力。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去除交通标志牌反光膜的方法